阜陽公眾網 - 阜陽廣播電視臺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首頁   >   教育   >   心理

關愛留守兒童 其犯罪心理不容忽視
2016-04-18 17:43:32 稿件來源:中華心理教育網

  為深入了解和準確掌握農民工未成年子女的心理狀況與違法犯罪的關系程度,以及互聯網對青少年學習生活的實際影響,2009年下半年,團省委權益部依托有關專家教授,深入廣州、深圳、汕頭、佛山、惠州、汕尾、東莞、中山、陽江、肇慶、清遠等地,通過問卷調查、實地走訪、召開座談、深度訪談、查閱檔案資料等方式,深入學校、企業、工廠、街道、社區、家庭、網吧、未成年犯管教所和少管所等場地,扎實開展了調查研究,形成了《廣東農民工未成年子女心理與違法犯罪問題調研報告》與《廣東省青少年網絡危害狀況調研報告》。

 

  《廣東農民工未成年子女心理與違法犯罪問題調研報告》指出,農民工未成年子女有一半以上認為自己聰明但害羞、經常發脾氣、容易哭叫,說明他們需要情感的宣泄與疏導;近一半人“常常有一些壞想法”,說明他們的需求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完全滿足;75.2%的認為自己“是一個幸福的人”,同時,一半以上的經常不高興,容易緊張,說明與過去農村生活相比,他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城市生活的壓力又無處不在;超過六成的認為自己是個好人,并認為長大后能成為重要人物,說明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充分信心。

 

  在對家庭生活的心理認知方面,多數農民工未成年子女具有較強的家庭歸屬感,但同時,感到父母對自己的期望過高。在對學校活動的心理認知方面,六成以上農民工未成年子女認為自己的同學關系較好,但見到老師普遍感到緊張;近九成的農民工未成年子女記得“自己所學的東西”,但六成左右的人對畫畫、口頭表達等方面的能力評價相對較低,在游戲與體育中“只看不參加”,說明他們普遍具有較強的識記能力,但由于生活環境和經濟等原因,他們的興趣愛好沒有得到很好的培養;六成多的認為自己在學校表現好,但感覺自己并不是班級的重要人物,近七成的表示“討厭學校”,說明大多數農民工未成年子女盡管表現尚好,但由于感覺不到自己的“重要性”,因此“討厭學校”。

 

  在社會交往的心理認知方面,大多數農民工未成年子女認為自己比較合群,朋友較多,但相互信任的比例相對較低,說明現代誠信危機已經延伸到了未成年群體。在家庭教育方面,農民工家庭父母比城市家庭父母對自己的子女要求更為嚴厲,但較為缺少親情關懷和溫暖。各項數據綜合顯示,農民工未成年子女自我意識的健康水平以及在行為、智力、焦慮和幸福感等方面明顯低于本地未成年人。與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相比,外來未成年犯自我意識的健康水平以及在行為、智力、焦慮、合群和幸福感等方面均明顯低于本地未成年人,也低于普通外來未成年人。

 

  在自我心理認知方面,外來未成年犯認為自己“身材好”、“強壯”、“精力充沛”的比例明顯高于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這為他們容易侵犯他人、實施違法犯罪行為提供了先天優勢;選擇“我容易哭叫”的比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低了40個百分點,說明他們不善于宣泄自己的情緒,比較壓抑自己。選擇“常常有一些壞的想法”、“干許多壞事”的比例明顯高于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認為自己“運氣好”的外來未成年犯的比例幾乎高于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的三倍多,說明外來未成年犯僥幸心理比較嚴重。

 

  在對家庭生活的心理認知方面,外來未成年犯在“父母對我期望過高”、“家里對我失望”、“我給家里帶來麻煩”等指標方面的比例高于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在對學校活動的心理認知方面,六成以上的外來未成年犯被老師找時同樣“感到緊張”;學習成績普遍較差;但他們參與學校活動的主動性普遍高過普通農民工未成年子女,這與他們喜歡出風頭的心理相關。在社會交往的心理認知方面,外來未成年犯普遍具有“呼朋喚友”、“江湖義氣”、“富有主見”、“個性鮮明”等特點。

 

  所有的參與調研關專家共同指出,通過本次調查研究,可以得出結論:自我意識水平和心理健康水平是影響外來未成年人健康成長、誘發他們走上違法犯罪歧途的一個重要的因素。為此,他們建議黨委、政府繼續出臺促進農民工問題解決的政策和規定,嚴厲打擊各種影響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社會丑惡現象,加強中小學校素質教育和團隊工作,加強社區文化建設,提高農民工教養子女的理念和能力。

五分赛车app